我所知道的康桥—徐志摩的《再别康桥》中的康桥指的是什么?

发布时间:2021-08-05 21:59:02 阅读:

康桥,即英国著名的剑桥大学所在地我所知道的康桥。1920年10月—1922年8月,诗人曾游学于此。康桥时期是徐志摩一生的转折点。诗人在《猛虎集·序文》中曾经自陈道:在24岁以前,他对于诗的兴味远不如对于相对论或民约论的兴味。正是康河的水,开启了诗人的性灵,唤醒了久蜇在他心中的诗人的天命。因此他后来曾满怀深情地说:“我的眼是康桥教我睁的,我的求知欲是康桥给我拨动的,我的自我意识是康桥给我胚胎的。”(《吸烟与文化》)1928年,诗人故地重游。11月6日,在归途的南中国海上,他吟成了这首传世之作。这首诗最初刊登在1928年12月10日《新月》月刊第1卷第10号上,后收入《猛虎集》。可以说,“康桥情结”贯穿在徐志摩一生的诗文中;而《再别康桥》无疑是其中最有名的一篇。

参考资料:/z/q884043742.htm

急求一篇徐志摩《我所知道的康桥》读后感,哪位高手能帮我写篇?

下面是我搜到的读后感!看看吧!!! 《我所知道的康桥》读后感 我觉得徐志摩的散文,最好的当属旅行散文,如《我所知道的康桥》,可圈可点之处甚多。

尤其喜欢的是他写康桥在大雨中淋漓等彩虹的那段,将一个诗人的性灵展现无疑。那时候徐志摩在剑桥做旁听生——到底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想去美国念书就去美国,想来剑桥跟随哪个大师就来英国。做旁听生多美啊,不用考试,不怕不及格,想听谁的课就选谁。咱也想当呢就是没这个命哦,上大学也不过是为了有一个安身立命的敲门砖――这人跟人差别杂就那么大呢?所以咱去了剑桥就只有从后门溜进国王礼拜堂逃票看风景,舍不得银子坐平底船让撑篙的人把咱也漂浮在静静的康河上,只有趴在桥头把那些舒展的身姿做个背景留个念。不过在剑桥的时候倒没怎么怀想徐老前辈,毕竟那样的天空那样的建筑那样的氛围太异国情调了,虽然也看到不少年轻的中国面孔。知道志摩, 《我所知道的康桥》读后感 就不能不知道志摩的康桥。一篇《我所知道的康桥》在案前,今夜,我就只有康桥了。此刻的我便是康桥唯一的游容。素 描 无论如何辗转迂回,志摩终是属于康桥的。钟情已是千年,相遇自是有缘。一切先有默契,不必多言。该在的,不论是前生还是来世,它是始终都等在那里的。就只这一个康桥,单等这一个志摩去“发见”,去结一段缘。不需要任何理由与契机。一如禅诗所说:“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康桥,因为有了志摩,而成就了它的灵性,径自走入中国文学史灿烂的一页。志摩,又因为有了康桥,而找到精神皈依与寄托。第一段只用了一支炭素笔,就以线条勾勒出志摩与康桥之间几乎具有某种宿命意味的互属关系。语言平浅、意象单纯,而志摩心中的意念却温和地随着文字的节拍,不疾不缓地淡淡点出。版 画 上前一步,即抵达你营造的“单独”境界,这正是你智慧的灵光一闪,也需得以犀利的心灵去抚触。仅以平静客观的态度和三个“你要发现”的排比句,就完成了一个人生的大颖悟,这出自性灵的会心之见,悟透的人自有心领神会的一笑。再如后文中“不满意的生活大都是自取的”“有幸福是永远不离母亲扶养的孩子,有健康是永远接近自然的人”,这种从眼前景物荡开去,通过冥想的途径,反映个人情思的格言警句式的哲理短句,文中俯拾皆是,可圈可点。恰如散置在夜空里的星星,让人眼前一亮又一亮。从中可窥志摩炼字炼句,想象比喻的功夫,已达圆熟境界。若以版画技法相拟,一刀一刀是刻在画版上的,无法随意涂改,没有相当把握,怎敢轻易下刀?也是最见画家功力所在。

《我所知道的康桥》原文是什么?

康桥的灵性全在一条河上。康河,我敢说是全世界最秀丽的一条水。河的名字是葛兰大,也有叫康河的,许有上下流的区别,我不甚清楚。

河身多的是曲折,上游是有名的拜伦潭──当年拜伦常在那里玩的;有一个老村子叫格兰骞斯德,有一个果子园,你可以躺在累累的桃李荫下吃茶,花果会掉入你的茶杯,小雀子会到你桌上来啄食,那真是别有一番天地,这是上游。下游是从骞斯德顿下去,河面展开,那是春夏间竞舟的场所。

上下河分界处有一个坝筑,水流急得很,在星光下听水声,听近村晚钟声,听河畔倦牛刍草声,是我康桥经验中最神秘的一种:大自然的优美、宁静、调谐在这星光与波光的默契中不期然地淹入了你的性灵。

这河身的两岸都是四季常青最葱翠的草坪。从校友居楼上望去,对岸草场上,不论早晚,永远有十数匹黄牛与白马,胫蹄没在恣蔓的草丛中,从容地在咬嚼,星星的黄花在风中动荡,应和着它们尾鬃的扫拂。桥的两端有斜倚的垂柳与桔荫护住。

水是澈底的清澄,深不足四尺,匀匀地长着长条的水草。这岸边的草坪又是我的爱宠,在清晨,在傍晚,我常去这天然的织锦上坐地,有时读书,有时看水;有时仰卧着看天空的行云,有时反仆着搂抱大地的温软。

Tag:我所知道的康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