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遥远的清平湾|我的遥远的清平湾感悟一百字?

发布时间:2021-08-23 22:54:38 阅读:

我的遥远的清平湾读后感作文

史铁生我的遥远的清平湾,我非常喜欢的作家,这个将自己的生命和写作真正融为一体的作家,以自己深刻而独到的笔触和见解,写出了一部部温暖人心,打动人心,慰藉人性的作品。他的作品,如同他深沉的思索,有着同时代作品难以匹及的一种魅力。《我的遥远的清平湾》就不失为这样的一部。

遥远的清平湾,读了令人感到,清平湾并不遥远,它就在作者的心里,在读者的眼前。那一道道的黄土高坡,那一群群慢慢行进的牛群,那一孔孔窑洞中住着的婆姨娃娃,那整天唱个不停的破老汉,都让人觉得那么亲近,甚至嗅到了那里的黄土味。破老汉是个为新中国的建立出过力的人,他曾跟着队伍一直打到广州,若不是恋着家乡的窑洞,他就不是现在这个拿一根树枝赶着牛,走一路唱一路的破老汉了,也不会让他的留小儿吃不上白肉,穿不上绒袄了。这些当年老革命根据地的乡亲们仍过着穷日子,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一股劲儿吃白馍馍了。老汉儿家、老婆儿家都睡一口好棺材。”留小儿羡慕城里人啥时想吃肉就吃,不明白为什么北京人不爱吃白肉。太多的太多都令现下青年费解···佩服当时放弃城里无忧虑的生活,争先的到荒芜的农村。肚子填不饱却不停的自由回荡的民歌。

求我的遥远的清平湾读后感400字左右?

《我的遥远的清平湾》读后感 史铁生,我非常喜欢的作家,这个将自己 的生命和写作真正融为一体的作家,以自 己深刻而独到的笔触和见解,写出了一部 部温暖人心,打动人心,慰藉人性的作品 。他的作品,如同他深沉的思索,有着同 时代作品难以匹及的一种魅力。《我的遥 远的清平湾》就不失为这样的一部。遥远 的清平湾,读了令人感到,清平湾并不遥 远,它就在作者的心里,在读者的眼前。 那一道道的黄土高坡,那一群群慢慢行进 的牛群,那一孔孔窑洞中住着的婆姨娃娃 ,那整天唱个不停的破老汉,都让人觉得 那么亲近,甚至嗅到了那里的黄土味。破 老汉是个为新中国的建立出过力的人,他 曾跟着队伍一直打到广州,若不是恋着家 乡的窑洞,他就不是现在这个拿一根树枝 赶着牛,走一路唱一路的破老汉了,也不 会让他的留小儿吃不上白肉,穿不上绒袄 了。这些当年老革命根据地的乡亲们仍过 着穷日子,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一股劲儿 吃白馍馍了。老汉儿家、老婆儿家都睡一 口好棺材。”留小儿羡慕城里人啥时想吃肉 就吃,不明白为什么北京人不爱吃白肉。 太多的太多都令现下青年费解···佩服当时 放弃城里无忧虑的生活,争先的到荒芜的 农村。肚子填不饱却不停的自由回荡的民 歌。读《我的遥远的清平湾》,总是不知 不觉地被那字里行间的脉脉温情而深深打 动,也常常勾起我童年时农村生活的美好 回忆;偶尔能会心一笑,偶尔也忍不住要 流出泪水,直到读完它,合上书页,它才像 一杯悠远的苦味茶一样:喝的过程里是淡 淡的苦涩,回味的过程里是丝丝的甜味, 尽管茶水已尽,却余味无穷。不知道究竟 该不该埋怨上帝的不公平,陕北黄土高原 上的清平湾,没有几棵树,没有多少野物 生灵,有的却是受不完的苦,唱不完的愁 。一股劲儿地吃上白馍馍,老汉儿家、老 婆儿家都睡上一口好棺材,这都是一个遥 远的梦。信天游里唱着的是“崖畔上开花崖 畔上红,受苦人过得好光景”,而穷山穷水 ,这好光景永远也只能是受苦人的一种盼 望。然而,受苦的也不仅仅是受苦人,同 样受苦的,还有那些为这片黄土地竭力耕 耘、默默奉献,争着抢着添地上渗出的盐 碱的可怜可敬的老牛。清平湾是苦的,穷 的,回味清平湾,回味的也就是对苦涩的 感觉。清平湾却又是可爱的,是温情的, 是甜美的。在这个偏远的穷困的陕北农村 ,没有大城市的繁华,也没有大城市的冷 漠,却有着对苦难的坚忍的承受,对生命 的顽强的追求,对生活的淳朴的向往,以 及赤诚动人的美好的人性温情。白老汉对“ 我”处处关照,对揽工人儿和瞎子说书人同 情帮助,对留小儿爷孙情深,甚至对老黑 牛也心怀感恩。受苦人虽苦,受苦人却能 够乐观地面对这苦难,甚至顾不了自己的 苦难也要帮人。人性是美好的,这美好的 人性在苦难中散发出人性的善和美,让这 苦涩也变淡了,让这苦涩也充满了丝丝甜 美。清平湾是一处苦地,然而清平湾也有 着自己的纯美,有着自己的温情,有着自 己的顽强。这里的人是纯美的,留小儿攒 积着自己对北京的憧憬,老黑牛奉献着对 牛不老的慈爱,崖上的野鸡,春天的燕儿 ,还有这片深厚的黄土地,这条流淌着的 清平河,都有着自己的生命,都让清平湾 不仅被穷苦充满,也被这顽强的生命充满 ,被这美好的人性,淳朴的温情所充满。 清平湾继续着生命的顽强,人性的美好, 红犍牛老了,白老汉也还唱着那歌,但“我 ”的清平湾却离我越来越远了。遥远的“清 平湾”,永远在十年之前,永远在我们的心 里,永远,是一杯悠远的苦味茶,苦涩中 含着淡淡的甜味,悠远,悠远……

Tag:我的遥远的清平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